百家商会
首页 > > 行业专栏 > 建筑装饰 > 正文

古建筑保护比修复重要 关键别被外力破坏

2017-03-26 15:17:32    来源:新快报  作者: bjshnet 编辑: bjshnet

古建筑保护比修复重要 关键别被外力破坏

清代揭阳学宫的孔子殿。

古建筑保护比修复重要 关键别被外力破坏

清代揭西棉湖永昌三国人物石雕。

古建筑保护比修复重要 关键别被外力破坏

上世纪90年代饶平陶片泥塑。

古建筑保护比修复重要 关键别被外力破坏

简介 李绪洪 1967年生于广东普宁,现任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

古建筑保护比修复重要 关键别被外力破坏

明代潮州凤凰塔

古建筑保护比修复重要 关键别被外力破坏

清代潮州石雕“鱼化龙”

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李绪洪谈古建筑保护

从十多年前开始,古建筑收藏就活跃于坊间,有的拆除后移到外地重建,有的则仅仅收藏了构件。两年前,佛山就有一位老板花数千万元从江西买下四栋徽派古建筑,打算耗资亿元在佛山复建。对于这种行为,到底是对古建筑的保护还是破坏?广东工业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院长李绪洪在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保证古建筑不再受外力破坏,就是最好的保护。”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四五万元可买下古建筑构件

若重建却要80万到100万元

收藏周刊:古建筑收藏一直是个备受争议的话题,在您看来,把一个古建筑拆除运到另一个地方重建,是一种保护古建筑的行为吗?

李绪洪:这件事,要分几种情况。如果是古建筑的原主人感觉那是危房,不要那座建筑,准备毁坏掉的话,那么,如果能有人愿意收藏这么一座建筑,当然就不会浪费了。但问题是,现在很多古建筑原貌还是好好的,却把它拆掉,再在另一个地方重建起来,在拆与建的过程,必定会损耗很多材料,而且,有些工艺跟不上,重建总是会流失不少原貌的工艺,产生误差,并且人文环境也被破坏了。还有一种是,只买了房子上半部分,而柱础、地基则原封不动,一方面是价钱便宜,另一方面,则是更好的说辞:把危房拆了,重建新的。实际上,这样把一个古建筑拆分成两个,对古建筑的人文破坏更大。

收藏周刊:这种情况,您最早是什么时候留意到的?

李绪洪:随着广东经济的率先发展,从十几年前开始,广东人收藏古建筑已经越来越多了。收藏西北方面的古建筑会多一些,那边的建筑构件比较多,拼凑起来还是比较方便。而且有些人哪怕没有地方可以重建,也会花钱一车车地把被拆掉的古建筑构件买回来。很多还很便宜,有些一栋也就四五万元。但是,要注意的是,要重建的话费用很高,除了需要找到相应的人,懂得重建古建筑外,有些构件破损的话,还要修补,这个成本就非常高。一般可以这么说,如果四五万元买下了古建筑构件,重建估计就要80万到100万元。但把建筑从北方移到广东来,也会“水土不服”,这边潮湿天气会使得木结构容易腐烂,这也是北方古建筑比广东的保留得要多、要好的原因。那边天气干燥,对木结构影响较小。

收藏周刊:有人把广东的古建筑卖到外地吗?

李绪洪:广东能留下来的古建筑本来就很少,而且从历史上来看,广东地区高品质、高规格的古建筑也相对少,毕竟这里不属于中原地区;天气潮湿也使得明清以前的建筑都难以保存;改革开放之后,再经历了一段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有些该拆的都拆了,因此,能卖的,几乎是没有的。

没有技术含量的翻新,

对古建筑是一种很严重的危害

收藏周刊:目前古建筑保护最好的是哪一类?

李绪洪:根据广东的情况,目前保护最好的应该是祠堂,例如陈家祠。但也存在一个问题,有些祠堂是保护了下来,但不少因为集体诉求的原因,受到了“破坏”。这种“破坏”并非是指拆除,而是翻新。没有技术含量的翻新,对一个古建筑来说,是一种很严重的危害。一方面,工艺传人少了,找不到;第二,用材方面,例如潮汕建筑石雕的彩绘,以前用矿物质颜料,但现在很可能用植物性或者化学颜料。如果用了这两种颜料去翻新,不但把原来的破坏掉,更会容易变色,然后多次翻新之后,想再回复原貌就基本不可能。再比如,我们所了解的敦煌壁画中,有一种黑色特别漂亮,早期我们根本不知道这是怎样调出来的,后来才知道,其实最原先它是铁红色,只是经过长时间的氧化后,才变成了黑色。如果现在的人简单理解成黑色,然后直接用黑色来补,那就完全是一种破坏了。

收藏周刊:在潮汕古建筑的修复方面,这种情况多吗?

李绪洪:也很多,比如原来的嵌瓷工艺,要做回以前那种,很难了。一方面是技术问题,一方面是成本问题。

收藏周刊:这种工艺的难度在哪里?

李绪洪:比如瓷片火候的控制,如何才能把瓷片烧到可以适合剪接的问题。温度高了,硬度大,剪不开;温度低了,容易碎。这需要工匠们把火候控制得刚好,才适合做镶嵌。而且颜色的控制也有难度。这两方面,在现在基本传承不了,而且很多年轻人也不愿意去学,愿意学的,可能艺术修养又不够,审美跟不上。

石雕比木雕更难保存

现在已经没人做了

收藏周刊:石雕是潮汕建筑主要的装饰之一吧?

李绪洪:这是潮汕建筑的特色,潮汕地区由于处于海边,除了多吹湿度较重的海风之外,台风也多。因此,相比木雕,从长远的角度,石雕会是更好的选择。

收藏周刊:石雕的工艺传承怎样?

李绪洪:石雕现在已经没人做了。现在潮汕石雕艺人的那种手工雕刻,已经没有了。现在大部分要修补都是从福建那边采购,而福建那边基本都是用机器雕刻,机器加手工修正的,但这种成本一般都很高,也很少人愿意花这样的成本,地道的潮汕石雕工艺,现在应该是没有了。但还有一个地方,更值得关注的是,石雕上的彩绘工艺,这也是潮汕石雕的一大特色,也是难度最大的一个工艺。长期受太阳光影响,容易导致颜料与石雕本身的粘合度不够而氧化脱落。因此,石雕比木雕更难保存。

收藏周刊:还有其他工艺的传承明显让人担忧的吗?

李绪洪:比如我有一个朋友,他以前是做彩绘的,后来他也没做了。因为彩绘的工钱在目前来说,是比较贵的。而他则选择了加入新技术,用喷绘的膜贴上去,表面看起来很接近,但成本就低很多。这种情况,只能说是无奈之举。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到底能留给子孙后代怎样的房子?我们现在看民国的房子,都感觉很好。可是,一百年后的人,能看我们什么样的房子?

对待古建筑,

不要往上添加任何东西

收藏周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潮汕建筑的工艺传承最好的是木雕?

李绪洪:确实是这样。首先,因为木雕在建筑中所占的分量比较大,相对存货多,在社会上引起的关注更大,石雕占量则少,它所运用的地方,基本就是在门厅,雨水容易碰到的地方,才用石雕,而室内装饰,更多的就是木雕,另外,石雕的工钱要比木雕贵十倍。木头比石头要廉价,而且雕刻起来难度没那么大。

收藏周刊: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古建筑修复的问题?

李绪洪:在我看来,对待古建筑,保护比修复更重要。不往上添加任何东西,但尽量保证它不再受外力破坏,就是最好的保护。

相关热词搜索: 古建筑 保护 修复










本周最火文章排行